这是第一篇坐在党支部写的文章,我想也是最后一篇

最近被姨夫喊着到党支部帮忙,大致就是统计迁移的人数,汇总成表。这些迁移的人又可以分为好几种,为了返工提早出门的、疫情当道在家里长草闲着无聊到跑出来的、还有就是疫情爆发前春运流动人员。

一年初始,期望与失望并存,期望在于我所在的这个党支部每个人都很努力工作,来的第一天书记连午饭都没吃,工作到下午一点多,最后由于太忙直接泡了一碗泡面一边吃一边整理表格。失望的就不用提了,武汉整体高层以及black ten都令我作呕。哦,还差点忘了那个无良wb,这货疯狂删tag下一些知情人所发的微博。

Last modification:July 31st, 2020 at 09:04 pm